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想随笔

分类名称: 随想随笔别名: LIFE

这里的故事,一切来源于我们的生活,与想象,不知何时开始,也不知道何时停止。

天阴正暗,随写乏味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416
天阴正暗,随写乏味 许久没有提起笔为自己写点什么了,当打开Typora时,长舒一口气,却又只剩下发呆,直至关闭电脑。 又或者说,把电脑合上。毕竟在单位的日子里,我从来不曾将电脑关闭,亦可以说,我也未曾真正地关机几个小时。 本以为可以为自己去写点什么,却发现到头来还是在忙些与自己没什么直接关系的事情。有的时...
Tags: 此文22人评 

离开博客以后

作者: 笑忘书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412
离开博客以后 忘记什么时候离开个人博客圈了。只记得那时的我,不想再掏钱运营一个孤立的站点。 我以为省下了一笔钱,实际上失去了码字的兴致。去年毕业了,恍惚间,得到的与失去的,都交织一起。 一 谋生 跟姜兄一样,拿起了粉笔,站上了讲台,指点着学生,进入了教师的小圈子。面对人的工作,不是很枯燥。 因为自己毕业那时一直拖...
Tags: 此文14人评 

春水花月夜,旧时流年随风起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321
春水花月夜,旧时流年随风起 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! 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。空里流霜不觉飞,汀上白沙看不见。 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。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 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见长江送流水。 白云一片去悠悠,青枫...
Tags: 此文10人评 

大山深处的日子(12)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318
大山深处的日子(12) 在《返校前随写:时机虽未到,咫尺天涯把墨飘》写完后的第二天,一大早便开上车顺着山路重归了大山深处。在最近的日子里,每一天都可以说是忙忙碌碌,归根结底,都只是为了3月23日学生的复学返校。 而在电脑前写的各类方案,都也只是未雨绸缪的点滴。也正是这一次疫情,让我开始真正的自己去写方案。毕竟,局...
Tags: 此文22人评 

嘿,俗人,可好?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315
嘿,俗人,可好? “我嬲你妈妈别咧!”随着一句悠长而又尖锐的长沙话,云梦发现自己又把工作弄砸了。 其实工作也很简单,就是把几万行的表格不小心又弄回了原样。而工作,就是在这不断地重复之中,不断的发现错误,然后继续向下一级催促一二,向上一级请求原谅及宽限一二。 而另一旁的玲珑,则抬起头,皱着眉说,“云云啊,你能不...
Tags: 此文28人评 

返校前随写:时机虽未到,咫尺天涯把墨飘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313
返校前随写:时机虽未到,咫尺天涯把墨飘 将两个多月的野蛮生长的头发剪回了原型,也将胡子刮去。从一个颓废不知何所似的大叔,变回了曾经的青年。想一想今天,从接到通知,到出门理发,办理健康证,以及最后将所有物品装在车里,回到房子里,等到明天的到来。 明天天明,若是没有别的通知,没有别的意外,将一人一车,再赴大山之中。离我而去的,则是w...
Tags: 此文24人评 

一个十九线男主播的一天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309
一个十九线男主播的一天 在六周年的视频里,我说我是一个大山深处的人民教师,除此之外,我还是中文博客圈的一名博主。而今天,我将向大家揭示我的新身份:十九线男主播。 本人直播平台,不在虎牙,不在斗鱼,不在油管,在新兴的直播平台钉钉。 对于一个十九线的主播来说,每天直播时间自3月9日起大约是80分钟左右。当然,线下还有与...
Tags: 此文56人评 

三月春雪飘,前路依旧渺,随写墨中藻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308
三月春雪飘,前路依旧渺,随写墨中藻 三月春雪轻飘舞,渺茫前方却无路。赋闲韶华剩庸碌,谁知岁月难有趣。我看着这飘舞的白絮,不知不觉又想起曾经梦里的絮叨:梦想。 总谈梦想,却不知梦想要么一文不值,要么价值连城。而现实的巴掌,总是告诉我们,一味的等,只能如同麻雀看着大鹏,大鹏展翅千里肆意,麻雀原地踏步抓耳挠腮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只能发疯。那...
Tags: 此文20人评 

三月,春暖花似开,芳华待谁来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301
三月,春暖花似开,芳华待谁来 三月份了,外面的阳光很暖,直勾勾的盯着阳光,让光芒沐浴在自己的面庞上,是抚摸,也是唤醒。无数的人被囚禁在楼宇之中,也有无数的人逆风而行。在声声呼唤里,三月翩跹而至。有人问我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安全出行的时候,我沉默许久,那一天,便是一处开会以后。 赋闲在家,读书、看剧、写文字。到头来,书没读几本,剧...
Tags: 此文20人评 

“我为什么注重隐私?”读《永久记录》随写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0226
“我为什么注重隐私?”读《永久记录》随写 如果对我比较了解的话,也许会知道我是比较注重隐私的。尤其是在信息时代的现在。在读了爱德华·斯诺登的《永久记录》后,我觉得我所做的没有错,即使有时候过于的“注重”了。 看过我电脑的朋友都知道,我电脑禁用了摄像头驱动,而摄像头上,也是贴着一个不透光的胶。若非近期的网课,麦克风一般也是禁用的。 “...
Tags: 此文24人评 
展开更多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