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伦鲍勃,在今年春节的时候在《昨日书》中读到过他,还下载了几首他的曲子,像是讲故事般的曲调与演唱,没想到这刚半年多的时间,居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了,一时的,没能将唱歌与文学创作联系起来,但是,看过大家的介绍,才恍然大悟,原来他的创作都在歌词里了。这又让我想起《昨日书》里的一篇“告别,不要告别”,说的正是李祥泰的歌曲《不要告别》的作词人也是我们熟悉的三毛,就是写《撒哈拉的故事》的那个三毛。联系起来这些的时候,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迪伦鲍勃为什么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了,看来,这个奖项也不单单是对“书”这么一个形式的奖励。

在我们这些平常人的眼里,想要在文学创作上有所成就,书是必须要读的,而且还应该不少的读,那么,迪伦鲍勃在读书上应该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,只不过我们平时将所有的目光都放在艺人的酷上,放在艺人的个性上面了。记得在《南方周末》的网站上也曾看到过一篇关于玛丽莲梦露的文章,提及的就是她的阅读,而在荧屏上、在舞台上,我们是看不到这些的。这其实是对“读书无用论”一个很好的回击,在我们讨论读书有用或者无用的时候,那些感知读书有用的人,根本就没有停下读书的脚步。

对于社会上的一些职业,我们是否对他们有太多的误解,就像迪伦鲍勃,这是我们对他们认识太肤浅的原因,曾经我也犯过这个错误,觉得读书与音乐是很难联系不到一起的东西,而今年的诺贝尔奖却给我了致胜的一击,让我从中清醒过来了。谈书的时候,我们多以为生的人为标榜,或者仅仅是当作自己的一种兴趣,殊不知,在书的背后却有这么的故事,读书成为他们事业成功的指导,也的确是这样,特别是那些功成名就的人,读书是少不了的生活。如果说买来书放在书柜里是附庸风雅,那真的捧起书进行阅读,就是真正的风雅了。

我在想,当迪伦鲍勃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,会让文学与音乐界发生哪些变化呢?在纯文学的世界里,但一个人得了这个奖项,会让很多人涌到文学里,而现在呢?是歌迷停下唱歌而进入文学,还是让文学研究者开始创作歌曲呢?这真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。不过,在这里,正好对一些准备进军音乐领域的青年人一个忠告了,像这些成名的音乐家,虽然没有眼见他们在读书,而实际上,他们并未仅仅停留在音乐上,无论是文学的书还是音乐的书,也都不知道读了多少了,果真认为自己不是读书的料而选择去搞音乐的话,不见得就会最终走到正轨上的。

常见到一些介绍经验的场合,那些与书有关的会谈谈读书,问题就在与读书无关的介绍上面,在那些无书无直接关联的行业,就不太可能谈到书这个因素,所以,让大家觉得书在这里并不重要的。就像一些做着决策性质工作的人,私下里可能看《三十六计》、《孙子兵法》等,嘴上却是不说的,不像一些文化人写到某个意思的时候,都要拿看到的书出来肯定自己。

于本文

本文由作者“沉鱼落雁投递。本文同步发布于今日头条,如果您喜欢,您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订阅本站或许最新文章。如果您有好的文章,欢迎向我们投递。

——常驻梦幻,关注辰风:订阅

——以我之笔,写我之心:投稿

写在最后

梦幻辰风祝各位朋友元宵佳节快乐!

全文完 [ 喜欢本文,打赏作者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