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姜辰是谁?你的驾照。”车管所一位穿着制服的帅哥隔着栏杆喊道,听到这个不怎么样的声音却如同天籁一样,毕竟,这一刻,已经盼了好久,无数个日日夜夜只为了这一刻的解放。


“96分,考试合格。”我看着这行字,笑着走出车管所,签字,返回去领证,路上,我卸载了科一结束就被我卸载过的“驾照宝典”。依稀记得昨晚刷题到凌晨一点终于有了一把90分,在车管所等待拿档案考试的时候,也偷闲来了两把,于是,这么长的时间里,仅仅上了三次90分。

或许是考试时激素莫名奇妙的让自己如同饮过咖啡一样精神抖擞,一瞬间,所有的注意力莫名的集中一起,然后带着我,走近考试的电脑,然后离去。

“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~”我在空间同步发送了这条动态。是的,驾照到手了,这段日子的忙碌终于结束了,然后,我就等着去复习,毕竟考试的日子,也不远了。

“教练你好,我是师范的那个小伙子,我来报名了。”电话里,听着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霍教练让我等着,等他到。

“身份证带了没?”

“带了。”

“嗯,给你说的2000多块钱带了没?”

“带了。”

“好,走,我带你报名。”

因为是国企的缘故,驾校在周一可以说是人满为患。然而霍教练带着我直接插队过去,然后报名,拍照,缴费,体检,领学员证,然后说,“小伙子,过了科一给我打电话,科二我带你。”

我始终相信每一件事都有背后的目的,尤其是非亲非故的情况下。最后,我知道了,原来带学员报名是有任务指标的。

然后,莫名过了科一,然后,先给霍教练报喜,然后给刘教练说,“我走晚班,跟霍教练。”

刘教练是谁?科一的教练,给我们分教练的一个BOSS。

科一耗尽了整个三月,90分低调过了。

科二。

4月以愚人的开始之后,也开始了科二的训练,晚班也就两个小时,五六个人,两辆车。

第一天,只是调试座位,然后,开始学踩离合。

第二天,开始倒库。

第三天,继续倒库......

似乎好多天之后,开始侧方位,然后又好多天后爬坡一次,然后,继续倒库。

科二所有夜班的训练,不如在考场一天跑得次数,那一刻,我踩着油门加速抢道,整个考场最疯狂的一辆车,莫过于我和刘君驾驶的这辆了。在别人一圈还没有结束的时候,我们已经跑了三圈。

毕竟,不用掏油钱,尤其是用的天然气。

考试,二号车第一个上车的,一号车则是刘君。

然后不幸的在于,我过了,刘君则不知道,毕竟签字的时候,她已经走了。

科三。

科二的队友们因为白班没时间就没有与我同步,再加上有一个农四师的小伙子挂了科二,于是,我在歇息两周后,开启了科三。

一周的的训练,我周一半天,周二半天,然后三四五六。

陈总给教练买烟,沿袭着他科二的习惯。

我呢?默默的当一个好学生好了,不抽烟。也懒的送什么东西,于是,凭着天命一般的运气,一路90分。

我一直好奇酱油一样的驾校会让我记住谁,我向来懒得加微信,但也默默的加了几个。

比如科二一个比较短发接近于更短的刘哥,农四师医院的行政人员,以及段姐,也是农四师的,还有一个学车迷迷糊糊一直进度很慢的公安局的张姐。

又比如,科三的陈哥。他教会我一点,教练是人,也有需要。有需求,就有供给,就有机会,他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商人,正如他的产品——太阳能远销中亚一样。

回到宿舍的瞬间,我只想躺下休息,太累了。

一瞬间,所有的力量被抽空,就像一个长跑的人,终于到达终点。

可惜的是,驾照只是本学期的支线任务,主线,还在继续。新的支线,即将开启。你好,我是姜辰,我,即将回归梦幻辰风。不知道你,还记得我吗?

    姜辰

2017.5.27

全文完 [ 喜欢本文,打赏作者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