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2019北京电信校园卡#12元/月:30G全国流量+超出1元800M+500分钟+主流软件定向免流

十年后的日子

作者: love封尘分类: 随想随笔 20190912
十年后的日子 天边的星,终究是落下了,一如它未曾升起。 “谁会记得这颗星呢?”,我掐灭手中所剩不多的烟,喃喃道。 经年往事,猝不及防,不可预防。 我是封尘,村里为数不多的老光棍。 破旧的楼房,已经懒得在去修理,月影下,斑驳尽显。 我靠在窗台,“啪”的一声,点起了第二根烟。 思绪无限,想起了...
Tags: 此文13人评 

大山里的韵律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190909
大山里的韵律 想写些什么,便在电脑前打开Typora,而灵魂里,却慢慢干涸。 曾言,提笔写流年,挥毫描韶华。却不知,在韶华流年里,将自己的灵魂磨平到日渐平庸。圆润的自己,在人生的峰峦里自由起伏。不论是非对错,前行的动力日渐消失,而自己的斗志,也日渐消逝。 本以为会逐渐成长为一个不同的斜杠青年,却发现自己原...
Tags: 此文24人评 

大山深处的日子(9)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190901
大山深处的日子(9) 从8月13日写了《孤独的诗人(4):远去的江湖》后便停笔至今。在这近期的日子里,有许多可以写的,但却因为许许多多的原因,搁浅,以至于忘记。 在天亮之后,又将是新的开始,新的生活。在迎接70周年生日的日子里,总是会将弦紧绷着,让人感觉到十足的安全感及成就感。只可惜,生长于田野的韭菜,心向太阳,不问...
Tags: 此文30人评 

孤独的诗人(4):远去的江湖

作者: 姜辰分类: 诗词如梦 20190813
孤独的诗人(4):远去的江湖 在天亮之后即将去培训十天的我,入夜时分,想写点什么,翻了翻梦幻辰风的文章,发现,原来此时此刻,一个人在电脑前的我,那一颗没有人真正了解过的心,在这一次,是孤独,但却不是真正的孤独。 这是一位吟游诗人关于江湖的吟唱。 毕竟,所谓的江湖,早已经变味,甚至于,消失。 1 提刀策马 却...
Tags: 此文32人评 

梦幻辰风八月更新记录

作者: 姜辰分类: 分享成长 20190812
梦幻辰风八月更新记录 记录下新增的功能。 新增“隐藏评论”功能,使用标签 【隐藏评论】【/隐藏评论】 可以将评论隐藏,可以实现评论者对作者的“悄悄话”,或者作者对评论者的“隐私回复”。(评论内容会通过邮件发送到相应邮箱,作者后台标签不生效,邮件页面标签不生效。) //代码如下: preg_replace('!...
Tags: 此文14人评 

微故事:黑胡椒发家记

作者: 网友分类: 分享成长 20190810
微故事:黑胡椒发家记 大家好,我叫黑胡椒,本来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香料,偏安在印度,但看到好多人都去创业了,于是我也跟着眼红,跑去创业,想成为香料界第一。 我自己有一哥们说要去埃及发展,我说带上我吧,于是我们从陆路稀里糊涂来到了埃及。不过那哥们被木乃伊洗脑了,不知道进了什么传销行业,最后居然陪埃及法老去睡了。我在...
Tags: 此文12人评 

随笔:悠然岁月,谁人静好?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190808
随笔:悠然岁月,谁人静好? 有一只蝴蝶在海边扇了扇翅膀,却不知在海的另一岸,刮起了飓风。当雪崩的时候,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;同样,在整个世界被黑暗笼罩时,任何一个沉默的人,也不是无辜的。 默然许久,从沙发上爬起来的我,打开电脑,想写点什么东西。梦幻辰风的变化,在《梦幻喃语·消失的日子》已然说明。虽是春秋笔法,但却根据相关...
Tags: 此文20人评 

微小说:制冷秘籍

作者: 网友分类: 小说幻境 20190807
微小说:制冷秘籍 夏日炎炎,我们家里的主人躲在家里不敢出去,又热得要命,一心想要找到能让自己凉快的工具。 与此同时,各个制冷工具也彼此虎视眈眈,想要主人的临幸。 最先出击的是老牌古埃及纸扇。可这位仁兄被画在家里的陶器上,动不了咋办? 不急,一方有难八方支援,赶紧呼叫小舅子:不行啊,小舅子没空,正在和...
Tags: 此文12人评 

庸碌岁月向自由,谁知长河谁渡人?

作者: 姜辰分类: 小说幻境 20190806
庸碌岁月向自由,谁知长河谁渡人? 吐鲁番的热,是将你放在了火炉上。炙热的沙子在你脚底让你践踏着的同时,也在用钻心的痛楚告知你它的存在。 来到这里时,我们看着附近的人都在举家迁徙。毕竟不止于酷暑难耐,还有动辄失去性命的风险。 这里,有一个女妖精,而她自称是铁扇公主。 什么公主嘛,其实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可怜女人。大师兄去骗芭蕉...
Tags: 此文10人评 

新疆记事·一位来新疆支教大学生的一二文字(三)

作者: 无生分类: 随想随笔 20190801
新疆记事·一位来新疆支教大学生的一二文字(三) 六月的独库公路,还残存着冰雪的气息,山顶上的白雪,还在昭告着世人,冬天并未过去,甚至于,冬天永远不会消亡,夏季的一点点阳光,都不能照射到这片充满诅咒的土地,公路沿着山盘旋,像一根根贴满符文的麻绳,把一个庞然大物死死困住,背阴处的山脚,一堆堆冰雪暗暗蛰伏着,准备时刻发起进攻,车慢慢爬,到达山顶,风也愈...
Tags: 此文18人评 
展开更多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