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含标签 【随笔】 的文章

我的2020:庸碌与失去,寻觅与坚持(下)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10101
我的2020:庸碌与失去,寻觅与坚持(下) 序 年底了,也想为自己写一篇年度总结,纪念下自己这一年来的所有点滴。同时,也好好想想自己一年的所有。 篇幅很长,请向看一个老太太笨拙的生柴火一般看着吧。或许会慢慢浓烟滚滚,也或许会突然蹦出火星让你感受到温暖,也或许会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有,留下的只是错愕的笑容。 上篇,请点击这里。 7月 七月对于我来说...
Tags: 此文18人评 

我的2020:庸碌与失去,寻觅与坚持(上)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1227
我的2020:庸碌与失去,寻觅与坚持(上) 序 年底了,也想为自己写一篇年度总结,纪念下自己这一年来的所有点滴。同时,也好好想想自己一年的所有。 篇幅很长,请向看一个老太太笨拙的生柴火一般看着吧。或许会慢慢浓烟滚滚,也或许会突然蹦出火星让你感受到温暖,也或许会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有,留下的只是错愕的笑容。 1月 2020年的1月,...
Tags: 此文18人评 

沉默的日子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1215
沉默的日子 好久没有为自己写点什么了,转眼间,半个月已经过去了。在半个月的时间里,静默着,感受着那一种苍白无力的岁月。 每天早晨时感受到寒风,渗透了身上每一寸肌肤,在刺骨与战栗之中,等候着初阳的温暖。在这样的日子里,在不断的重复之中,我在等待结束的日子。 昨天,发了工资。对于我来说,是新添了一台电脑,一...
Tags: 此文13人评 

年末的风雪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1201
年末的风雪 年末了,也终于入冬了。看着身上厚实的膘,方才发觉膘到用时方恨少。可惜的是,在飘雪凛冽之中,膘也失去了它的作用。我裹紧军大衣,在寒风之中,等待着初阳的升起,为这世间带来几分温暖。 2020年,在漫长的人生旅途,不过是短暂的一年。可也正是这漫长的一年,让我学会了很多。很不幸,我若将所有学会的写出来,那么...
Tags: 此文27人评 

月末的喃喃自语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1130
月末的喃喃自语 习惯于每一个月末随便写点什么,就像与看到这些文字的你聊聊一般,反思反思我的一切,聊聊我们的生活。比较遗憾的是每次都是我在这里说着,而在屏幕另一端的你,似乎很少在这里聊聊。 这一次,聊聊阅读、写作、生活。 11月,对于我来说,阅读是一个奢侈的东西。我一直依靠着每天追更的网络小说打发几分时间,再...
Tags: 此文18人评 

追寻生活的痕迹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1124
追寻生活的痕迹 时间很长,日子很久。 在工作之前,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。随着工作节奏日渐缓慢,在没有了效率与速度的时间里,我渐渐选择去好好感受于生活的痕迹。似乎当每周日晚到了学校,在一周五天的时间里,生活,对我而言,只留下了生存二字。 我对着镜子,看着这生活在岁月寒风如刀之中,在我身上留下的每一道痕迹,我摸...
Tags: 此文16人评 

互联网凋零,中心化的世界孤岛日渐沉默

作者: 网友分类: 犀利刀笔 20201123
互联网凋零,中心化的世界孤岛日渐沉默 我们的互联网正在死亡,而这死亡的进程,我们无法逆转。我们在互联网的死亡这一过程之中,无疑,我们每一个网民,都是最有力的推手。 我们所使用的每一个互联网公司开发的APP,他们以河为池,以邻为壑,将每一个使用产品的用户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,而自由的互联网,早已经在外面如同风中残烛,即将消失。而这消失,...
Tags: 此文18人评 

我的头像那些事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1122
我的头像那些事 突然间想写写自己的头像,自己想了一会,自我用“姜辰”这个身份开始,最初的头像都是网络里搜索的“卡通”头像。直到有一天开始在乎“姜辰”这个“IP”的时候,我才开始搞比较正式的头像。 而比较正式的第一个头像,是一个自己的自拍。当时,高三毕业,正值暑假。 而这个自拍,用了黑白处理,加上了一个...
Tags: 此文30人评 

为你写的文字,在这寒风凛冽的白皑之中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1119
为你写的文字,在这寒风凛冽的白皑之中 新疆又下雪了,这一次的雪,终于能够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停留在了这一片大地上。这一刻,新疆的大山里终于披上了银装,也终于,成为了这舞台上最有血有肉的姑娘。 风,不知道从何而起,但随着在大街小巷之中穿梭之后,厚重的棉衣与加绒的裤子,也终于被风一一浸透了。走在街上,看着孩子们终于都来到了学校,我也终于感受...
Tags: 此文12人评 

匆忙的弹指,却敌不过流年的回眸

作者: 姜辰分类: 随想随笔 20201111
匆忙的弹指,却敌不过流年的回眸 许久没写过文章了,以至于我都将忘记我还曾有一只蘸着墨的笔。不过随着时间慢慢过去,当心底的一切都重归于平静,面对着浮尘百态也都可以坦然而面,我方才明白,时间将一切都逐渐抹平,让一切都波澜不惊,看着风起云涌,也只是感叹一声:“呵,不过如此。” 在沉默于网络的日子里,我随着工作飘荡几圈,看过别的学校的...
Tags: 此文23人评 
展开更多内容